原文轉自:http://news.msn.com.tw/news2050380.aspx

本土賀歲片回來了中時電子報

中國時報【王乾任】

      繼二○一○年,本土電影工作者在春節檔期推出國片《艋舺》,創下票房佳績之後,今年的本土電影《雞排英雄》,再度挑戰春節強檔,雖然票房輸給好萊塢大片《青蜂俠》,但卻緊追在後,迄今票房已經衝過七千萬,且《雞排英雄》在中南部戲院全都是賣座冠軍。

      在消沉十餘年後,接連兩年,都有本土電影在春節檔期推出賀歲片,創下了不輸給好萊塢大片的銷售佳績,台灣電影可以說逐步擺脫輔導金與藝術電影的拘束,重新回到市場,能夠以票房和其他電影一決勝負。這是開春以來最令人感動與興奮的大事。

      本土電影之所以能夠重返商業機制,我認為有兩大關鍵因素:

      第一,本土電影工作者逐漸了解,深入挖掘在地文化,寫成有趣動人故事(電影),才能感動觀眾。我有個香港的朋友看完《雞排英雄》後,感觸良多。故事深深地扎根於台灣在地文化(夜市,那是台灣最蓬勃旺盛的庶民文化),說的是道道地地、有血有肉的台灣人在地的故事。此外,雖然是賀歲片,但絕不會只有歌舞昇平,幽默搞笑雖然也有,該批判該嘲諷的社會現象也沒有放過,不若近幾年港中兩地的賀歲片,多半高唱和諧而逃避爭議性話題,只會空洞地搞笑打鬧。

      去年《艋舺》熱賣之後,不少電影人已經發現,國片想在好萊塢與日韓中等國的電影中殺出一條血路,該走的不是少數文化菁英才能懂的藝術電影,而是向本土取材, 寫出雅俗共賞的好劇本,以廣大閱聽人能懂的敘事手法,完整地說好一個屬於我們的在地故事。《九降風》、《海角七號》、《冏男孩》、《聽說》、《艋舺》、 《父後七日》,都是市井小民的在地故事,從在地日嚐俗民生活與社會文化現象取材的國片,這是受歡迎的必備條件。

      第二,今天的青年世代沒有 「國片包袱」,只要是好的本土電影,他們就樂意力挺。從社會學的「世代論」來看,國片對他們來說,從來不是難以接近的東西。當他們十五六歲開始接觸電影 時,台灣的電影圈已經走出漫長的低迷歲月,有了一批令人驚豔的漂亮成績單,上述電影皆是。最近一兩年,每當有強打的本土電影上映,總能聽到年輕一輩說,電 影上檔後要去看。看國片對他們來說,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一件事情。他們不像四五六年級生經歷過國片低迷期,總認為國片等於藝術片、得獎片,非常難懂,是文青 和文化菁英才會看的東西。

      也就是說,今天台灣的青年世代對於國片,好像二十年前的國片新浪潮時代,總會有所期待且認為可以一看。他們似乎先 天就已經具備了判斷某一部本土電影是否適合自己觀賞的鑑賞力,或者說台灣本土的電影工作者在重新拾回商業電影之餘,也已經開始懂得透過行銷去接觸大眾市 場,懂得傾聽大眾對於電影的渴望與需求,推出一部又一部扎根於本土的精采故事,整個電影界展開了一種貌似鬆散實則連結合作的策略,一點一滴的贏得大眾的接 受。看國片,已是一整個世代的青年能夠接受的休閒娛樂之一環。加上網際網路與社群網站的崛起,只要一部本土電影真的好看,青年世代的閱聽人便不吝嗇地向自 己的朋友或網友大力推薦,一再累積的成功經驗終於形成了正向的循環。

      接連兩年,本土電影都能在競爭最激烈的春節檔期,推出賀歲片且開出票房 佳績,借用電影《功夫足球》的知名台詞,「大師兄回來了!」,睽違已久的「本土賀歲片回來了!」我相信本土電影在台灣電影工作者沉潛多年後,一定能像豬哥 亮沉潛多年之後重出江湖時所掀起的熱潮一樣,席捲整個台灣社會,沛然莫之能禦。

(作者為文字工作者)

雞排英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