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轉自:http://tw.topic.yahoo.com/newtopic/article/tw-features.yahookimo.com.tw/twfeaturesyahookimocomtw_201103231748

葉天倫第一次導片,就憑《雞排英雄》拿到破億票房的好成績。葉天倫的好運氣,不是憑空而來。



電影《雞排英雄》中,葉天倫把草根型小人物刻畫得絲絲入扣,要說他從小就在夜市長大,觀眾絕對不會有任何懷疑。沒想到,葉天倫在接受G小編專訪時,卻坦承自己其實是生長在台北都市的「天龍人」,第一次見到牛,還是在高中的時候!

許多人看《雞排英雄》看到飆淚,葉天倫深刻描繪出「夜市人生」的秘訣,是因為他生活中遇到的人事物,都教導他更深刻地看待人生,那些故事跟感動,成為了作品中每一個分鏡。像《雞排英雄》最後幫阿嬤戴上金項鍊的橋段,就是出自大學同學的生命經歷,與豬哥亮的建議。

就像電影中小人物所散發出的樂天特質,導演在受訪前得了新流感還自嘲:「我因為趕流行得了『新流感』啦!」請我們延後採訪他。現在,這位渾身是梗的新科導演,要從下面10個問題來跟大家分享,在台灣這塊土地上,他如何看見感動,如何追回夢想。

<台灣具韌性的生命力,最令人動容>

問題1:看似很平凡的台灣人,什麼地方最感動你?

葉天倫:我印象很深刻,2001年納莉颱風時台北大淹水,整條忠孝東變成忠孝東「河」,我住的永吉路比較低窪,一樓整個被淹沒了。

站在樓上看到一片汪洋,我心想政府在幹什麼!一看就知道下水道有沒有做好啊!但一樓受害最深的攤商並沒有生氣,他們努力掃水,警消來幫忙時,攤商還煮了一大鍋熱湯請他們吃。

我覺得很羞愧,比起我這自認「知識分子」的傢伙只會站在樓上臭罵,表面看來教育程度不高的阿桑們,反而展現了台灣人的韌性,把天災造成的苦吞下去。

他們積極、樂觀,遇到更弱勢的人,還會主動伸出援手,這件事最令我動容。

問題2:為什麼電影中特別描寫草根型的小人物?

葉天倫:我是個台北小孩,就是「ptt」上說那種「天龍國」的人,沒有任何鄉村經驗,一直到高中才看過牛。大學之後開始接觸不同背景、不同地域的同儕。

他們吃檳榔、虧妹、菸不離手,這生活離我很遙遠,所以才對草根人物有很多好奇和想像。當深入了解他們後,往往發現他們遠多於我們表面看到的。

譬如說,一副痞子樣的青少年,私底下可能很孝順,喜歡玩布袋戲;反而不是我們設想的打電動,這就是《雞排英雄》中藍正龍角色的雛形,也是我想要刻畫的人物。

<也許台灣很糟糕,但是我們就是這麼的愛她!>

問題3:那麼你最想要「溝通」的主題,是什麼呢?

葉天倫:台灣雖然遭遇到許多困難,政治紛亂、媒體很莫名其妙,但台灣人還是有強韌的生命力,在一片混亂中生活下去,這是我最想跟大家分享的。

有些人選擇移民,但最後還是回來了。金窩、銀窩,都不如自己的狗窩,「對,也許台灣很糟糕,但我們就是這麼的愛她!」這是我的信念,社會如果要進步,前提是我們要全然接受自己生存的地方,才可能一起前進。

即使自認知識份子,愛看小說、藝術電影,也不代表二、三十歲的年輕人都跟我有一樣想法。我不能高高在上,掛個書袋,就覺得自己是天龍國的人,談托爾斯泰的小說。

我愛藝術片,但同樣愛看播了快兩萬次的《九品芝麻官》。所謂「溝通」就是要拋開教育程度、收入、階級,回歸到「人」的本質。《雞排英雄》播出之後在Yahoo!奇摩電影、ptt上都有討論,這就是我想要的對話空間。

(此問題有雷,請還沒看過《雞排英雄》的網友慎入!)

<任何生命經歷,都會轉化為未來的養分>

問題4:《雞排英雄》老闆娘把金子拿去典當,只為供員工有錢跑路,這梗的靈感來源?

葉天倫:這靈感其中有一半是豬大哥的意思,他提出典當金項鍊,和加入「老頭家娘」這句話。而「老頭家娘」這四個字不僅完全破題,也講明了台灣濃厚的人情味,我們非常謝謝那些老前輩,提供轉化成劇本的生命故事。老實說,我跟編劇再活個20年,也寫不出這樣的橋段。

像我這種天龍國的人,就會覺得金項鍊很俗。大學看到我同學帶那條金項鍊的時候,我很困惑的望著他,心想:「哪有二十歲的男生在戴金項鍊?」但同學的背後卻有一個故事,就是「我媽知道我要上台北,才打了一條金項鍊給我,要是沒錢就把金項鍊拿去當掉」。

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衝擊,原本以為金項鍊跟時尚裝飾有關,沒想到卻是為了生活。一條金項鍊是媽媽對小孩的愛,背後有很深的意義。那時我才知道,我完全誤會他們。這些雖然都不是我的生命經歷,但是我都存檔了。

<一個大學生的眼淚,幫我找回拍片的熱誠>

問題5:家庭因素曾使你一度成為電影圈的「逃兵」,之後遇到什麼契機才決定拍片?

葉天倫:大家都說我家學淵源,但我老覺得導演哪有這麼好當。25年前爸爸導電影《莎喲娜拉,再見!》失敗,票房不到500萬,導致家道中落,連房子都賣掉了,給我很大陰影。

但在《1895》之後親身到戲院參與座談,卻讓我重新找回熱情,找回高中時那個每週末寫影評的自己。《1895》其實是一部客語片,當時在座談會上,我遇到一位苗栗大學生痛哭流涕地說,他一定要回去好好跟媽媽學客家話。

像這種跟觀眾互動的過程中,讓我又感受到國片對觀眾的影響力無可取代,這信念幫助我找回拍片的熱誠。

<不期望每年看到《海角七號》,但希望自己可以再拍出《雞排英雄》>

問題6:你怎麼看「台灣導演」的身分?面對魏德聖、蔡岳勳,或是前輩級的侯孝賢,你對自己的定位是?

葉天倫:有一個影評人Ryan說過,台灣雖然沒辦法每年看到《海角七號》,但我們寄望每一年有一部《雞排英雄》。

像《海角七號》那樣天時地利人和的作品可遇不可求,但我希望自己能一、兩年就推出《雞排英雄》這樣在有限時間和預算內,深廣兼具、雅俗共賞的作品。

問題7:當導演之前,你是年薪三百萬的配音員,也可以選擇繼續過安穩優渥的生活,為什麼非拍片不可?

葉天倫:我原本的職業是廣告配音員,當年配音就是我主要收入,很多Yahoo!奇摩購物中心週年慶廣告,還是我配的音。

那時候一路都很順遂,在28歲就年薪百萬了,連續三、四年都過著愜意的日子,這種感覺像是摸到天花板一樣,久了很恐怖。

人生就這樣了,有車有房有工作,然後呢?我失去目標,一年只要工作十個月,其他兩個月就接舞台劇,兼顧興趣和收入,簡直就是太完美了。

可是我才三十出頭,不想過太安逸了的生活,於是選擇進一步挑戰自己。

問題8:拍電影需要冒賠錢的風險,你為何願意去冒險?

葉天倫:拍電影的確是冒險,但我更把它看成投資。這部片子就算賠了四千萬,對我來說就是四千萬的一堂課,但是這個課對我來說一定超過這四千萬,因為我本來就打算讓我的人生有個新的方向新的旅程,不管這部片子是成功還是不成功。



<ptt上的「鄉民」,就是台灣年輕人的平均值>

問題9:你怎麼看台灣年輕世代?

葉天倫:我覺得「ptt」上的「鄉民」,就是台灣年輕人的平均值,這是我不能忽略的。

這些年輕人在網路上發言時,如果內容很有道理,就會有人呼應你;但要是講得沒有道理的時候,你馬上就會被批評。

他們也不怕批評,就是喜歡吵來吵去這樣。不過,這就是台灣的社會不是嗎?所以我覺得這些平均值是不能忽視的一件事。

<人一生做好一件事情,就功德圓滿>

問題10:許多年輕人對生涯迷惘,覺得人生沒意義,你想對他們說什麼?

葉天倫:多事情就是要嚐試,越年輕試越好。即使失敗,至少努力過了,知道自己不適合,這份領悟不是任何人可以告訴你,非得自己經驗而來。

想當NBA球星、想開咖啡廳,就去試試看,不過別限制自己非做特定工作不可,無法當一位舞者,可以選擇當一位優秀編舞者;進不了NBA,可以當熱血球評;成不了大明星,還是可以創作詞曲、當演員經紀。

既然下了決定就去做,半途放棄也沒什麼不好,至少你知道自己是個會半途放棄的人。

你一旦決定要海邊開咖啡廳,就去開看看,沒有辦法堅持就認命回到工作崗位上,畫不出畢卡索的抽象畫,就把素描練好,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百年一見的天才。

人一生中做好一件事,就功德圓滿。李國修老師的爸爸一輩子都在做戲鞋,將技術傳給國修哥哥,如今上海、北京的劇團都得跨海訂他們家的鞋,多麼了不起!

大家不要想這麼多,把手上的事做好,我拍片老覺得自己在漆一面牆,努力幫牆壁上色,即使漆得不漂亮、不是自己喜歡的顏色,但是總是把它漆完了,這就是你人生的意義。

雞排英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秉憲 李
  • 雞排英雄如何下載?
  • Kyle
  • 你是說"付費"下載嗎?